按 ‘ 『 日 志 』 ’ 分类归档

10 Places of My City – Shenzhen(深圳)

在深圳,我所喜爱的十个地方在深圳,我所喜爱的十个地方

一、益田路某段

  江苏大厦正门对面,益田路上的一段人行道。年初某个冬日骑爱车放工回家,慢腾腾行入道中,蓦地觉得耳边清静起来。这一段人行道约摸四百来米,笔直而不取巧,一眼便能望到尽头。因为少人行走,干净简单,清楚得很。两侧的行道树并不高大,但是工工整整,毫不含糊。道旁的树种不一,一边浓荫如盖,一边则有些黄叶间或落下,但是竟然也遮挡了一些益田路上的喧嚣。

  每次走过这里,都会有意无意地缓缓骑行,放眼看那两行热闹里安详着的树,想象自己是走在一幅好的画里。

» 浏览全文 »»»»»»

ChinaRed theme for WordPress 1.5 Released

WordPress 1.5 主题 ChinaRed 发布

  好吧,这里给出了我为 WordPress 1.5 所做的第一个主题。事实上,这个作品完全是基于 WordPress 默认的主题 Kubrick 所构建,我所做的仅仅是重新设计了所有图片,并改写了部分 CSS 代码而已。也正是因为如此,我非常愿意将这个不成形的东西放出来,分享给喜欢它的朋友,尤其是 WordPress 的初学者们。

  最近更新:2006-08-18 增加专为 SandBox 使用的主题。(详情见此)
  Last update: 2006-08-18 Converted ChinaRed theme for wordpress into a Sandbox Theme for WordPress(Click for details.)

   » 浏览全文 »»»»»»

停电了

  像每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一样,我形容猥琐地窝在电脑前,漫无目的却又急不可耐地等待时间过去。5℃的冰箱空空如也,饮水机独自在暗中使劲地加热、保温、加热、保温。隔壁终日不休的卡拉扬顽强地钻过门缝和阳台,跟我的John Richardson倒也有些相映成趣。

  可是那么一瞬间,这一切仿佛被诅咒似的,全都消失了。四下安静得有些悚人,然而这样的悄无声息里,习惯喧嚣的我却反而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直到瞳孔渐渐扩张,视网膜神经细胞渐渐适应了黑暗,我知道,停电了。
  
  我相信这场意外会很快结束。我想我可以利用这点时间,焚香沐浴,沉默地等待十点整的国际米兰。

  于是一直到扒光衣物之后我才发现,因为没有电,水也奄奄一息了。就着比童子尿还纤细的水,我洗了今年以来最认真的一个澡。大学时候,有一段学校的供水系统正在调整,不太畅顺,莲蓬头又少,常常需要两三个精赤条条的青年男子分享涓涓细流。一个在冲脑袋,其余人等就得利用时间差到一旁猛打肥皂(不是飞机)。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社交条件下,我们仍然能够顽强地彼此结识,互借洗发水和内裤,并诞生了大量水房歌手。念及此节,心下和身上竟没来由地有了些暖意。

   » 浏览全文 »»»»»»

论单面印刷品对人类健康之重要性

  对于我国出版界,我的期望不多,甚至少到目前只有一个。那便是我希望能有只印一面的书。

  作为一名走路喜欢靠左的左派,我同样喜欢向左侧躺着看书。这种姿势的好处在于冬天只需要将左手爪子的一小截探出被窝,承担翻页的任务即可,并且即使不小心睡着也不会落枕。所以我的床头灯都是放在左边,睡醒时也总是忙不迭地收拾掉落左边床底的生理卫生书籍。

  但是我常常被一个问题困扰,那便是采用这个姿势需要在看偶数页的时候将书微微抬起,悬空阅读,待到看毕此页,方可徐徐放下,颇耗内力。与此同时,读者大多还会微倾脑袋,以不致变成斜眼。此处消耗的能量视阅读者脑袋重量不同而异,但对于类似老夫这样的未成年人颈椎之伤害亦不可忽略。

   » 浏览全文 »»»»»»

醉倒三日少人扶

  爱情开始于彼此的吸引,家开始于两块地板被仔细的连结在一起。当老夫终于决定牵着她步入电梯,先在那里边的每个人都像个牧师一样问我——你爱她吗,你愿意把她带回家并且给她幸福的生活吗?

  老夫自然连声答应。因为我知道,只要有一点迟疑,那些饥渴的牧师就会此起彼伏地抢答——那么,让我来替代你吧,我他妈无比愿意。

  似乎有些扯得远了。。。你知道,宿醉未醒。。。难免说一点胡话。。。

   » 浏览全文 »»»»»»

Hello,2005!

  二零零四年开初的时候,我没曾许下什么愿望。因为据我观察,大多数人们总是在一年开始的时候许下愿望,继而纷纷忘记,直到第二年开始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再次提起。与其不负责任地说一些注定忘却的希冀,不如埋下头来跟时间一起作线性不可逆的单向裸奔运动,等到年末的时候再打开这个巧克力盒,看看它究竟会带给自己哪些欢喜和忧伤。

   » 浏览全文 »»»»»»

我像一头年老色衰的熊那样热爱这个冬天

  天气凉得刚刚好。

  这是一个属于姑娘们的季节。她们可以拖着鼻涕衣不蔽体地从我们尺余长的哈喇子边飘过,尽管我们都知道,好看的腿脚也一样会得关节炎;她们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自己打包成一个粽子,只要露出一小截最得意的颈项,就能满足我们一个冬天的想象。啊,冬天,多么善解人意皆大欢喜的季节!

   » 浏览全文 »»»»»»

归 去 来

  那天我摔门而去,今天又从皱巴巴的裤兜里找到了钥匙。
  
  唯一教我意外的是,一开门,你们竟然都在。

Déjàvu

  贾宝玉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从前我也很为一种奇妙的感觉迷惑。就是在某一瞬间,当时的某个场景,甚至那个场景中的某一个细节;某句对白,甚至说那句台词时候的神态,恍惚间都仿佛似曾相识,我甚至能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止一次,我对当时在一起的人们说,等一下,这个情景我经历过了!或者,等一下,你说这句话的样子,我一定见到过!
  虽然很少人在乎我说什么,但是那样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那样肯定,教人无法不相信冥冥之中有一些永不可知的物事存在。

  今天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理科生的解答Déjàvu,发音接近于汉语的“呆戏浮”,“戏”发音轻一点,便是法语专门用来形容这一转瞬即逝的奇妙感觉。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才有这样的时候,原来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曾为此困扰。
  哈,就有点不再孤单的味道。于是顺便还想起来饭饭的烦恼,知道还有人有着跟自己一样的烦恼,应该是件奇妙而有趣的事。
  
   » 浏览全文 »»»»»»

假装残忍

  夜里,summer黯黯的道,大头,我们去喝一杯吧。
  我不由一阵心酸,埋头看了一眼呼之欲出的肚腩,忧伤而决绝地说,不行,孤南瓜女的,容易出事。

  summer的初恋男友结婚了。
  大头,我们去喝酒吧。让它们去死吧。其实酒精对我是最没有解脱作用的,吃东西可能还好一点,巧克力什么的。这时候要是有个男生从香港捧着一块巧克力送到面前来就好了,像我男朋友以前那样子的。。。像快要成为别人老公的那个男生以前那样子的。

  呵,我承认我还没有这种经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是好的。他本来是你企盼已久的恩赐,你也以为自己聪明得足以把握。尽管无数情事证明没有谁注定是谁的唯一,可人们总是这样,以为自己会是最特别的一个。于是当庸常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