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孩子 ’ 标签归档

一言为定

  老来得子,经已弥月。每日勤勉侍寝之余,手持沉甸甸的尿片,捕捉偶尔浮现在他嘴角的「睡眠微笑」,难免想到这个拥有自己基因的小伙伴,即将在未来数十年间与我们的生活牢牢绑定,憧憬有之,惶恐有之。
  为人子女多年,每次总结与父母的过往种种,都会对未来自己如何扮演父亲这个角色有更丰富的认识。这些想法,难保今后不会调整。但是,不写在这里,多年以后又怎么分得明白哪些是坚守的初心,哪些是美好的一厢情愿呢?

   » 浏览全文 »»»»»»

迷宫:举起你的绣花鞋,挥舞你的荧光棒

  五月一号晚上叶老师约我去深圳大剧院看《迷宫》之前,我对这个话剧仅有的认知便是:孟京辉制造。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从《恋爱的犀牛》开始,算起来看过孟京辉的戏也不在少数了,大学时候甚至还有些激动地背诵过《我爱×××》里大段大段的台词。但有幸身处现场则还是第一次。

  还在剧场外边,就看到很多年青父母拎着自家的小屁孩儿也来看戏,心下有些觉得奇怪。直到拿了门童派发的剧情简介,才知道《迷宫》居然是一部所谓的“大型魔幻童话剧”。果然刚一踏入剧场,一股好闻的乳臭味便扑面而来。
  一路偷偷捏了几个小鬼的胖脸,径直摸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定,转头去看身后整个剧场的盛况。诺大的场子里遍地都是童男童女,奶声奶气的说话,小胖手里大多还抓着一根荧光棒。我身边坐着的小姑娘,一双绣花鞋格外好看。

   » 浏览全文 »»»»»»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_海报(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_Post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The amazing chocolati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Everybody give a cheer!
  几天前看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竟然有些喜欢上这支很热闹的儿歌。它很像是街上那种会前后摇摆的电动木马,丢一枚硬币就会高兴地唱起来,要得不多,然而一定能愉悦你。Tim Burton(蒂姆·伯顿)的电影也是这样,不动声色,却很容易就能让你心满意足。
  
  查理家住在一栋违反力学原理的破房子里。四个爷爷奶奶终日卧床,并且,是在同一张床上;并且,这张床同时还是查理家的餐桌。他们每天喝着卷心菜汤(乔治爷爷说他们似乎“永远在吃卷心菜”),看一台小小的电视,在风雪夜等查理的父亲——一个牙膏厂工人——回来……行了,贫穷、逼仄、爱、鬼天气,已经足够Tim Burton开始他的温情脉脉。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暗地里却早早戒备,希望自己不要被轻易俘虏。可是我也知道,等到这一切都铺垫完毕,你以为你还能从Burton手中逃跑么。

   » 浏览全文 »»»»»»

那些属于我们的童年记忆

丰子恺的画  最近事情多了起来,痛感分身乏术之余,很有些不耐烦。但是抬头看看周遭,似乎每个人都逃不了满脸的不耐烦,没理由我一个例外,不免愈加沮丧。

  夜里突然醒了,想起来眼前就是六一。尽管我已经不愿再懦弱而苍白地奢望还能如童年最初那样纯净,却倒是可以在忘记之前说说属于我们这一拨儿的回忆,以在不远的将来对我们的二世炫耀,顺便暂时忘记时间。

  随想随说,这就开始,随时结束。

      一、人与自然类

  整个童年,就是一个勇敢尝试不同食物的过程。

   » 浏览全文 »»»»»»

小王子:长大就笨了

小王子  那天我第一次打开《小王子》,就呆了。不是因为它的清新剔透,而是圣埃克苏佩里的那些画儿。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收到过很多画着小人的卡片,但是一直到那一天看到小王子里面一样的画面,我才知道,原来那些小人和花花草草曾经并且一直在这样忧伤的童话里生长着。

  圣埃克苏佩里把它献给一个大人,献给他曾经做过的孩子。“每个大人都是从做孩子开始的。(然而,记得这事的又有几个呢?)”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