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潮州粥店

  住处楼下的潮州砂锅粥店,老板是个热爱大裤衩的中年胖子。每到夜间,排档内外粥香四溢,食客们流着口水都来。他早早就在路边拖一张折椅,叼着本地烟,慢慢泡功夫茶。偶尔起身,迎来送往,摆出笑脸大声招呼熟客。

  前天夜里出门经过那里,见到他和几个人在店里吵架。一个大概是他老婆的女人突然拿着掸子扑过去,没头没脑地在他身上抽打。他也没示弱,就跟她推搡起来。

  等我回来的时候,中年胖子已经重又坐在马路边的那个折椅上,沉沉地垂着头,脑袋几乎低到了裤裆里,一动不动像个蹩脚的雕塑。排档已经恢复了平静,小二们穿梭往来,端粥上菜,粥客们一如既往,埋头苦吃。只有他的周遭没有一个人。

  世界如常流转。这个中年胖子,他就那么呆坐在路旁,不发一言,整个画面看上去无限伤心。

Hello, 2007!

  二零零六年的最后一个下午,月亮很早就悬在高天。等待绿灯的时候,我让小白回转头去看它。其时夕照灿烂,天地一片光明,月色清淡仿佛旧日墨痕,一枚飞机堪堪掠将过去。
  绿灯终于亮起来,身后的人们于是不断往前拥去。我们没有、也无法在人行道上作一刻停留,就像这过去的二零零六年,就像这过去的所有的时间。

沉默是信奉真理者的精神训练之一

  我的这个小站,算起来已经接近三个月没曾动过。其实几次想作些简单的说明,但总觉得太过煞有介事,也便没有去写。

  这么长时间的荒芜,当然跟生活状态有关。过去的四个多月,是我到深圳打工以来最为忙乱和狂躁的一段。为了完成一项棘手的任务,我常常在夜里和周末呆在办公室,搜索枯肠,有几次甚至到凌晨四五点才离开。麻烦的是,在将来的几个月里,这种状况可能还将持续下去。

  不过,这还算不上最重要的原因。像从前曾说过的那样,年岁既长,我的日子也渐渐过得沉默。我已经不习惯对这个世界发表看法,许多话到了嘴边,居然羞于启齿。这些日子以来,我仍旧像从前一样读闲书、看电影、追美剧,在各种论坛里潜水,并没有错过太多时髦的东西。但我总是甘于对那些东西保持沉默,也始终不能完全认识到评论的意义。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总觉得,每个人对一样事物的看法都是复杂的、多面的和不纯粹的,而一旦要郑重行文告诉读者,且希望你的文字拥有力量的话,就必然要有一个倾向,并在表达的过程中不断突出这个倾向,同时抑制自己一些更温和的想法。我不喜欢这样。我有时候甚至尽量避免自己对某样事物拥有观点,而乐于保持一个混沌、中庸、面目模糊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是不适合写作的。

  “人世一天天愈来愈吵闹,我不愿在增长着的喧嚣中加上一份,单凭了我的沉默,我也向一切人奉献了一种好处。”

  冬天到了,愿你们拥有温暖。

拍立得

  今年春天路过许多地方。很是匆忙,但总算还有些记忆。偷空整理了几张照片,无主题,“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 浏览全文 »»»»»»

伟大的自宫,蹩脚的《班昭》

  古时候有个老作家,自知气数已尽,为了给他们家没能写完的书找个续写的,就要十四岁的妹妹从他的两个学生里随便挑一个嫁了,好让这个倒霉妹夫帮他们家继续写书。不料该妹夫耐不住清苦,没多久就入宫当了皇太后的男秘,常年不归。还好该妹妹也能写,只好亲自从临死的哥哥那里接了班,在她大师兄的陪伴下,一写就是十几年。某日大师兄因为不堪于自己和该妹妹的绯闻不辞而别;倒霉妹夫呢也赶在这天从宫里回来,然后立刻因为不想给死皇太后守陵跑去投河自尽;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精确制导的霹雳适时击中了该女的书房,把稿子都烧光了。家破人亡,该女只好含恨跑到宫里让皇帝养着写书。一晃几十年,神经兮兮的大师兄又出现了。好个大师兄,为了能留在宫中陪该妹妹写书,他毅然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从此再也不长胡子了。又是几年过去,这部该死的书总算写完,身残志坚的大师兄拍拍屁股离开了宫里,最后两人郁郁而终。

   » 浏览全文 »»»»»»

一等十七年

  
 
  今晨,我们昂首接受了应得的荣光。

  十七年了。我曾经幻想过无数种夺冠的方式,无论哪一种都将注定点燃我们埋藏十七年的热烈:或者大醉一场,或者聚众裸奔,可能纵声长啸,可能抱头痛哭。但是这个早上,看着官网上大大的“14”,我却和许多同样喜爱这支球队的朋友们一样,意兴阑珊,内心平静得有些无聊。这么多年的压抑和憋屈,竟然是以这样一种哭笑不得的方式了结,真让人不甘心。
  跟曼奇尼说的一样,我们都很清楚这与在球场上庆祝冠军是绝然不同的两件事。伴随自己的球队一轮一轮走向目标,荣耀日渐笃定,最后在登顶那一刻释放积蓄已久的疯狂欢乐,这样的感觉才是我们期盼的吧。

   » 浏览全文 »»»»»»

迷宫:举起你的绣花鞋,挥舞你的荧光棒

  五月一号晚上叶老师约我去深圳大剧院看《迷宫》之前,我对这个话剧仅有的认知便是:孟京辉制造。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从《恋爱的犀牛》开始,算起来看过孟京辉的戏也不在少数了,大学时候甚至还有些激动地背诵过《我爱×××》里大段大段的台词。但有幸身处现场则还是第一次。

  还在剧场外边,就看到很多年青父母拎着自家的小屁孩儿也来看戏,心下有些觉得奇怪。直到拿了门童派发的剧情简介,才知道《迷宫》居然是一部所谓的“大型魔幻童话剧”。果然刚一踏入剧场,一股好闻的乳臭味便扑面而来。
  一路偷偷捏了几个小鬼的胖脸,径直摸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定,转头去看身后整个剧场的盛况。诺大的场子里遍地都是童男童女,奶声奶气的说话,小胖手里大多还抓着一根荧光棒。我身边坐着的小姑娘,一双绣花鞋格外好看。

   » 浏览全文 »»»»»»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我二十六岁了。独居,有狗;习惯枯坐,偶尔喝酒;对政治和股市毫无兴趣,停止发育已经很久。

  在我有限而卑微的人生里,有许多还值得一提的破事儿都发生在生日这天。三年前的七月八日,我第一天上班,唯一学会的事情是发传真;八年前,高考,这一天的两门考得很烂,因此没能读上第一专业;廿六年前,我那正当年青的母亲,她显然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便在这天上午毅然剖了腹,把我生产了。
  基本上,我认为,这种情形对一年里的其他日子来说,是不公平的。

  二十六岁的这个夜晚,我和朋友们呆在一起。晚餐并不可口,大家总算也都忍了(包括天才游泳家小胖)。我们放弃了饭毕前往蛇口某地泡吧的堕落提议,却选择了聚众躺在嘉禾影城的贵宾厅里观摩《疯狂的石头》。贵宾厅啊,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定以为我们欠刘德华很多钱。
  谢谢小胖他娘的慷慨。谢谢朋友们的礼物。我很喜欢。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七: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打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斯科拉里老师在“史上最不受埃里克森欢迎的人”排行榜上的票数就一直遥遥领先。因为每隔两年,他总要随手拉上一帮兄弟,当众把埃里克森以及他的史上最强大和最倒霉的英格兰蹂躏一番,然后扬长而去。零二年是巴西,零四年是葡萄牙,这个夜晚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难免需要猜测,英格兰足总他们家主席是不是埃里克森老师的远房小舅子,否则怎么会脑子坏到愿意每天花一万六千欧元抚养这个全世界最贵的外籍员工,任由他把贝克汉姆鲁尼费迪南德等靓仔们的青春用残,甚至允许他胡乱带上十七岁的沃尔科特小朋友去德国公费旅游,结局却又总是闭目忍受斯科拉里世界杯欧洲杯世界杯一次又一次的强暴?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六:感谢Benito Archundia

  马特拉齐老师显然不知道他这么快便有机会出现在我朝中央电视台的大屏幕上,以致于络腮胡子都来不及刮就匆忙把玉树临风的内斯塔老师给换了下来,然后顺便一不小心把切赫他们家的球门打了个窟窿。进了球的马老师兴奋得迅速被各路意大利朋友压在了汉堡球场的漂亮草坪上,导致我开始担心这位嗜血的老师的手指会像从前英超某位不幸进了球然后也被队友群起而压在地上的朋友那样,很冤枉地断掉。
  因为佩罗塔+卡纳瓦罗+格罗索+吉拉迪诺+托蒂+赞布罗塔他实在是有点重。
  
  意甲有史以来越位次数最多的因扎吉老师在毫不脸红地越了两次位之后居然也得到了庆祝的机会。他的越位常常会让全队此前的努力功亏一篑,但是只要不幸成功一次,或许就能改变整场比赛。值得一提的是,因扎吉老师整个晚上竟然都没有假摔。据业内人士推测,造成这种异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世界假摔表演艺术家排行榜高居第一的内德维德和第二的巴罗什两位老师当时都在场上。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