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画欧洲之二:琉森的癞蛤蟆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癞蛤蟆

  列夫·托尔斯泰老师说,琉森是瑞士最浪漫的地方。我已经迟到了百年,却发觉他的观点依然铁证如山。
  
  诗曰:

  “毫无疑问
  琉森湖的癞蛤蟆
  是全天下
  最幸福的”

   » 浏览全文 »»»»»»

映画欧洲之一:眼前有景道不得

  英谚有云:Everywhere I go I find a poet has been there before me. 翻译成我朝语文,大概就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意思。百万年来,这个星球上还有什么美景没有被人歌颂,还有什么地方不曾被人涉足?我们所看过的景象,一定有千万人早已目睹,一定有千万支画笔早已描摹,每一个角度都是模仿,每一种光线都是重复。这其实是很让人沮丧的事。
  
  所以,如果我仍然坚持带上相机的话,那一定是我还相信,在自己的眼里,会有些什么东西,跟他们都不一样。
  
   » 浏览全文 »»»»»»

欧洲游记之一:Bonjour,巴黎

  左脚踏进法航的空中客车A340,终于收获此行的第一句Bonjour。白云机场的闷热,晚点一小时的焦虑,服用过量王老吉导致的尿意,无不由于那张充满细致皱纹的法国雌性脸庞所携带的亲切微笑,以及因其触发的小市民型异国情调感,而暂时消弭。

  硕大的内舱以二四二阵型三列排开,大概有四十几排,很快便被颜色深浅各异的乘客一一填满。空勤同样五颜六色,胖瘦不匀,第一服务语言是法语,仅有一枚中国美女且极难谋面。所以,当两位法国女士推着饮料车出现在远方的时候,我早早便暗运内力,用英文打好了腹稿,希望可以顺利要到一杯加冰橙汁——
  我:“errr…Orange, thanks.”
  她:“Okey.”
  我:“errr…Ice, please.”
  她:“Okey.”
  哈哈,it works! 我甚至得意地向邻座的中国老头挑了挑眉毛!
  
   » 浏览全文 »»»»»»

三个春天


 
  三月初由北而南匆匆路过,用宾得傻瓜相机目睹了沈阳、北京和南京的三个春天。

   » 浏览全文 »»»»»»

路过潮州粥店

  住处楼下的潮州砂锅粥店,老板是个热爱大裤衩的中年胖子。每到夜间,排档内外粥香四溢,食客们流着口水都来。他早早就在路边拖一张折椅,叼着本地烟,慢慢泡功夫茶。偶尔起身,迎来送往,摆出笑脸大声招呼熟客。

  前天夜里出门经过那里,见到他和几个人在店里吵架。一个大概是他老婆的女人突然拿着掸子扑过去,没头没脑地在他身上抽打。他也没示弱,就跟她推搡起来。

  等我回来的时候,中年胖子已经重又坐在马路边的那个折椅上,沉沉地垂着头,脑袋几乎低到了裤裆里,一动不动像个蹩脚的雕塑。排档已经恢复了平静,小二们穿梭往来,端粥上菜,粥客们一如既往,埋头苦吃。只有他的周遭没有一个人。

  世界如常流转。这个中年胖子,他就那么呆坐在路旁,不发一言,整个画面看上去无限伤心。

Hello, 2007!

  二零零六年的最后一个下午,月亮很早就悬在高天。等待绿灯的时候,我让小白回转头去看它。其时夕照灿烂,天地一片光明,月色清淡仿佛旧日墨痕,一枚飞机堪堪掠将过去。
  绿灯终于亮起来,身后的人们于是不断往前拥去。我们没有、也无法在人行道上作一刻停留,就像这过去的二零零六年,就像这过去的所有的时间。

沉默是信奉真理者的精神训练之一

  我的这个小站,算起来已经接近三个月没曾动过。其实几次想作些简单的说明,但总觉得太过煞有介事,也便没有去写。

  这么长时间的荒芜,当然跟生活状态有关。过去的四个多月,是我到深圳打工以来最为忙乱和狂躁的一段。为了完成一项棘手的任务,我常常在夜里和周末呆在办公室,搜索枯肠,有几次甚至到凌晨四五点才离开。麻烦的是,在将来的几个月里,这种状况可能还将持续下去。

  不过,这还算不上最重要的原因。像从前曾说过的那样,年岁既长,我的日子也渐渐过得沉默。我已经不习惯对这个世界发表看法,许多话到了嘴边,居然羞于启齿。这些日子以来,我仍旧像从前一样读闲书、看电影、追美剧,在各种论坛里潜水,并没有错过太多时髦的东西。但我总是甘于对那些东西保持沉默,也始终不能完全认识到评论的意义。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总觉得,每个人对一样事物的看法都是复杂的、多面的和不纯粹的,而一旦要郑重行文告诉读者,且希望你的文字拥有力量的话,就必然要有一个倾向,并在表达的过程中不断突出这个倾向,同时抑制自己一些更温和的想法。我不喜欢这样。我有时候甚至尽量避免自己对某样事物拥有观点,而乐于保持一个混沌、中庸、面目模糊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是不适合写作的。

  “人世一天天愈来愈吵闹,我不愿在增长着的喧嚣中加上一份,单凭了我的沉默,我也向一切人奉献了一种好处。”

  冬天到了,愿你们拥有温暖。

拍立得

  今年春天路过许多地方。很是匆忙,但总算还有些记忆。偷空整理了几张照片,无主题,“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 浏览全文 »»»»»»

伟大的自宫,蹩脚的《班昭》

  古时候有个老作家,自知气数已尽,为了给他们家没能写完的书找个续写的,就要十四岁的妹妹从他的两个学生里随便挑一个嫁了,好让这个倒霉妹夫帮他们家继续写书。不料该妹夫耐不住清苦,没多久就入宫当了皇太后的男秘,常年不归。还好该妹妹也能写,只好亲自从临死的哥哥那里接了班,在她大师兄的陪伴下,一写就是十几年。某日大师兄因为不堪于自己和该妹妹的绯闻不辞而别;倒霉妹夫呢也赶在这天从宫里回来,然后立刻因为不想给死皇太后守陵跑去投河自尽;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精确制导的霹雳适时击中了该女的书房,把稿子都烧光了。家破人亡,该女只好含恨跑到宫里让皇帝养着写书。一晃几十年,神经兮兮的大师兄又出现了。好个大师兄,为了能留在宫中陪该妹妹写书,他毅然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从此再也不长胡子了。又是几年过去,这部该死的书总算写完,身残志坚的大师兄拍拍屁股离开了宫里,最后两人郁郁而终。

   » 浏览全文 »»»»»»

一等十七年

  
 
  今晨,我们昂首接受了应得的荣光。

  十七年了。我曾经幻想过无数种夺冠的方式,无论哪一种都将注定点燃我们埋藏十七年的热烈:或者大醉一场,或者聚众裸奔,可能纵声长啸,可能抱头痛哭。但是这个早上,看着官网上大大的“14”,我却和许多同样喜爱这支球队的朋友们一样,意兴阑珊,内心平静得有些无聊。这么多年的压抑和憋屈,竟然是以这样一种哭笑不得的方式了结,真让人不甘心。
  跟曼奇尼说的一样,我们都很清楚这与在球场上庆祝冠军是绝然不同的两件事。伴随自己的球队一轮一轮走向目标,荣耀日渐笃定,最后在登顶那一刻释放积蓄已久的疯狂欢乐,这样的感觉才是我们期盼的吧。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