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_海报(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_Post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The amazing chocolati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Everybody give a cheer!
  几天前看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竟然有些喜欢上这支很热闹的儿歌。它很像是街上那种会前后摇摆的电动木马,丢一枚硬币就会高兴地唱起来,要得不多,然而一定能愉悦你。Tim Burton(蒂姆·伯顿)的电影也是这样,不动声色,却很容易就能让你心满意足。
  
  查理家住在一栋违反力学原理的破房子里。四个爷爷奶奶终日卧床,并且,是在同一张床上;并且,这张床同时还是查理家的餐桌。他们每天喝着卷心菜汤(乔治爷爷说他们似乎“永远在吃卷心菜”),看一台小小的电视,在风雪夜等查理的父亲——一个牙膏厂工人——回来……行了,贫穷、逼仄、爱、鬼天气,已经足够Tim Burton开始他的温情脉脉。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暗地里却早早戒备,希望自己不要被轻易俘虏。可是我也知道,等到这一切都铺垫完毕,你以为你还能从Burton手中逃跑么。

   » 浏览全文 »»»»»»

鱼说,陈升说

  陈升上一次出五十米深蓝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坚强的做一名差生。许多人都喜欢那一辑里的一个人去旅行,有点蓝调的活该你是单身汉,又或者是舒缓安宁的绿树与知了——但是没有人能比我更得意,因为那一年阿升不顾我的推却,执意为我写了一首,大头日记
  大头的妈妈,要听,阿升唱情歌。我怎么知道,大头的妈妈有什么知而不能言语的伤心,需要藉着阿升的情歌,来抚慰失落的心情呢。我只知道,阿升也有自己,知而不能言语的困惑吧。

  等了四年,陈升终于再唱起了歌。他以我们无比熟悉的方式回来,熟悉得好像从未离开。熟悉到,我把新专辑里的歌跟他从前的放在一起,很快就不能轻易分辨哪些是旧的,哪些只是听了几天而已。

   » 浏览全文 »»»»»»

康永当家跑跑步

整个周末闷在家里
装死,睡觉
看有趣的和无聊的文字和影像
  
10月28号的康永当家,不错
又看到功夫里的斧头舞
有点无所谓,有点懒洋洋
总之,够傻
傻到,堪堪适合我
有机会,要跟特拉沃塔在低俗小说里跳的摇摆舞
一起学学
  
陈国坤田鸡两个港仔
还有后来的康康
都是那种乐意把自己放得很低,但是
却让你觉得自己也高不了多少,的人
我热爱这样不装的人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一):这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

新疆照片

  尽管很早就已经在酝酿,但是因为休假时间迟迟未能确定,这次西游还是在手忙脚乱中开始的。八天,几千公里,有些累,今天才缓过劲来。

  老习惯,先整理一些照片吧。喀纳斯湖 – 白哈巴村 – 塞里木湖 – 那拉提草原 – 吐鲁番,基本上是它们的排列顺序。事实上,这只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此外,因为液晶显示器的原因,可能明暗和色彩会有偏差。

  所以,说到底,你能依靠的,只会是你自己的眼睛和脚底板。

   » 浏览全文 »»»»»»

离开,是为了回来

  所以,我买了十五号上午十点的机票。

  我应该会在下午三点抵达乌鲁木齐,然后,在八月十五的那拉提,晒一场当时的月亮。

  中秋快乐。八天后见。

  {更新}:因为可以通过WAP连上这儿,我决定接下来都在这则日志的留言里简单记录整个行踪——只要手机有信号。也算是实践一次移动日志吧。
  ——大头,九月十六日凌晨于布尔津县
  
   » 浏览全文 »»»»»»

每一个脚印都有被记载的理由

  终于得空为一个多月前的行止作些简陋的记录。有时候打开行者这个目录,几年来的停停走走都在,好像十几年前用圆珠笔在地图上标记自己的足迹一样,重读或者重看,总能体会到一些浅薄的成就感。也许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些书写和影像都很是粗糙,我竟然也坚持了下来。这就够了。
  
  川行五日,计划中的去处太多,之间的路途也远,许多时间都在大巴里过去了。加上舟车劳顿,颠簸中一不小心就会昏睡过去,整个行程在我的记忆里也因此而显得断断续续起来。  

    一、粉子出没,注意!

  离开巨大的双流机场,我们的大巴终于顺利入侵成都。正是放学放工的时间,只觉得满街白花花的,晃得睁不开眼来。车厢内登时啧啧有声,幸福的叹息此起彼伏。“哇,那姑娘真白!”“那里那里,公交车站里那两个,怎么那么白啊!”

  擦掉嘴角的口水,我的目光穿越脂粉和超短裙,温柔地望着人行横道上那个穿着背心的老头,缓缓的道:这老东西,真白。

    二、成都,今夜请将我丢在大排档

   » 浏览全文 »»»»»»

我也是

  我热爱网络的一个原因是,你能在这里找到许多跟你的某些地方一样的人。这件事有时候是好的,你可以很高兴地跟他们一起分享,知道自己并不孤独,或者得到一些同病相怜的安慰;有时候又是让你沮丧的,你终于发现自己从来就不是独一无二的,或者,你的困惑跟他们一样由来已久,一样无计可施。

  阿北老师、伍岭老师和zoulee老师把这个怪癖游戏传给我的时候,我先想到的是《天使艾米丽》(Amelie)里的那些心事重重的人们:哈法尔普兰不喜欢小便时身旁有人,艾玛汀普兰不喜欢泡完澡后手指上皮肤皱巴巴的样子,菲罗曼喜欢猫咪喝水时水盆摩擦地砖的声音。

  要保持怎样一颗柔软而敏感的心,才能在周而复始的庸常生活中仍然能看得到这些可爱的秘密?我花了很长时间,甚至有意识地做了一些实践,才终于重找到了那些早已熟视无睹的东西。这让我有些难过,因为发觉自己的渐渐迟钝和粗糙;但又有些欢喜,因为在人们书写的许许多多怪癖里,总是能发现一些稀奇却又偏巧跟你一样的癖好,让你忍不住在看到的时候高兴地说,“哈哈,我也是啊”。

   » 浏览全文 »»»»»»

1234,再来一次

国际米兰赢得第二座超级杯
 
  阿尔卑三连胜,加秃子一脸委屈地献上奖杯,队长终于在场,在敌人家唱We are the champions——还有比这更完美的夜晚么?

   » 浏览全文 »»»»»»

无心川行

四川掠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不再有类似“希望能去某地”这样的愿望。

   » 浏览全文 »»»»»»

三十六度暴走

  昨天刚离开双流机场,热情的深航美眉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飞机将在一小时四十分后抵达深圳,地面温度三十六度。也就是说,一百分钟前我还是春熙路上玉树临风的人形生物,一百分钟后便将在宝安机场成为一头温柔的烤乳猪。

  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看上去整个深圳都在安静地洗着桑拿。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我恐怕只能耷拉着舌头,跟朋友说些烧坏了脑子的蠢话。可是外面突然有人尖叫起来。爬到阳台上,看,是骤雨来袭。街边排档的食客们慌忙四散逃跑,借机赖掉饭钱。我们则心满意足的站在阳台上,俯视乱成一团的街道和人们,仿佛这场暴雨是我们的杰作似的,竟然有些恶作剧的快感。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