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名受人欢迎的顾客

    [跟朋友去必胜客]
  
  侍应生:欢迎光临必胜客,请问贵姓?
  我:哦,免贵姓王……他姓张,他姓董,她姓宋……
  侍应生:……
  
  我:要个田园风光批萨吧……嗯……来个厚的还是薄的好呢……
  侍应生:不好意思,王先生,田园风光只有厚的。:)
  我:那就来个厚的好了。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五:葡萄美酒世界杯

  四十年了,四十年了,葡萄牙人总算等来今夜,总算可以砸烂酒瓶,为四十年来第一次小组出线豪饮一宿。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谁能想到黄金一代江湖传唱十五载,而今竟然只有行将退休的菲戈叔叔能在球场上见证这一幕?

  所以如果他们足够骄傲,今夜应该带着荣光安然入睡。因为他们不是加纳,不是澳大利亚,他们是葡萄牙,他们是曾同时有过鲁伊科·斯塔鲁伊·科斯塔和拜亚和路易斯·菲戈的葡萄牙啊,区区出线,何足道哉!

  为那张老脸保个险,是差点破相的菲戈老师这一战后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拥有傲人胸毛的中年人,尽管绝对速率已经不再独步宇内,却可以连续两场助攻并创造一个点球,你还能要求得更多吗?谢谢菲戈,整个国际米兰都会与你分享今夜的荣耀。

  同样需要感谢菲戈的还有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这孩子一直以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脑子很乱。空有一身踩单车的才艺,却从不知道如何在正确的时候和正确的地点表演。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菲戈老师和葡萄牙的其他老师慷慨地把点球机会让给了他。一记也许并不完美的十二码怒射,却可能会像打通任督二脉的最后一击,足以让这个二十一岁的小朋友涅磐。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四:一封罗纳尔多的来信


大头:
  见信如晤。算起来离开马德里已经有一个月了,每当长夜来临,总觉得有些寂寞。还好前两天我跟你们家阿德和塞萨尔去德国的夜店考察了一下,这才感觉好一点。那儿别的都还不错,唯一的遗憾就是德国姑娘居然比我还胖。

  今天的比赛你看了吧,是不是有些失望?刚才我看了一下媒体的评论,都说我已经不行了。靠,作为一个胖子,既要照顾球迷感受,又要配合庄家,我容易吗我。至于我到底行不行,下一场你们就知道了。

  时间过得真快。八年前全世界都目睹苏珊娜在看台上看我踢球,这次她可能还在看台上,可是看的已经是塞萨尔不是我了。虽然有些唏嘘,但我还是祝她幸福吧。对了,最近兄弟我又有了一个新女朋友,也是模特,叫奥莉维拉,下次发张她的照片给你看看。赫赫。奥莉维拉什么都好,就是对我的要求太高,不但每天都要交公粮,还要求这次我必须进三个球以上,打破穆勒的世界杯总进球纪录。唉,做男人真难!只能说尽力吧。

  为了完成奥莉维拉的任务,最近训练得有点狠。前两天我发现我又可以站着看到自己的脚趾了,哈哈,瘦了的感觉真好。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三:世界和平,老豆安息

  前几天科特迪瓦跟斯洛文尼亚热身之后,某赌波界资深朋友用惊艳来向我形容大象们的表演。不过在今天凌晨克雷斯波垫步捅射之前,我还是可耻地睡着了。

  下午补了课。世界杯童男科特迪瓦丝毫没有怯场,从一开始便生猛地往布尔迪索和阿亚拉这边横冲直撞,并迅速制造了几次杀机,完全没有初哥的寒酸模样。阿根廷则有些手忙脚乱,很是花了一些时间才稳下来。总的来看,里克尔梅们打得还是太繁复了,繁复得甚至有些啰嗦,尽管完全忽悠了依靠冲动踢球的非洲朋友,却也叫人觉得有些小器。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二:全瑞典支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法兰克福警方今天晚上应该够呛,因为英格兰人来了。刚才看到罗马广场上的镜头,有当地居民从楼上窗口探头出来抗议广场上的喧嚣,一个半裸着身子的英国男人悍然冲她竖起了中指。

  英格兰这次属于大热,每个人这些年都是功名显赫,如雷贯耳;巴拉圭则拜老马尔蒂尼所赐而以牛皮糖防守著称,阵中更有曾在我们家国际米兰工作过的南美第一清道夫加马拉叔叔,胜负一时很难看清。澳彩开出的盘口是英格兰让半球/一球,捧热还是追冷,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住没有出手。

  三个没想到:没想到那么快就有了进球,没想到是短人加马拉叔叔乌的龙而且用的是低海拔脑门,没想到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贝克汉姆老师果然色艺双绝。凡该老师用右脚起的球,弧线基本靠谱;但是如果只看他护球和带球,则跟我国著名大帝李毅老师要比较神似。从贝克汉姆老师身上我还得到一个观点,那就是所有定位球专家都应该长得好看一些;如果实在无法长得好看,至少也应该出售脸上的广告位——因为他们的特写镜头是最多的。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一:咳,演出开始了


  朋友上午给我送了一桶上好的Bitburger啤酒过来,“世界杯闭幕前必须喝光!”
  我说酒我笑纳,但是世界杯可不可以免看?他说哎你不是球迷吗?我说你才球迷呢,你们全家都球迷。

  在这个盛行伪低调的年代,大家都爱往矮个儿里站队,韩寒说自己是草根老罗说自己是傻逼老粪青,看球的说自己只是个伪球迷。也是,底盘和身段都放低一点,防守起来破绽也少一些。

  不管你是真是伪,据说今天是全世界所有球迷节日趴踢的开始。所有的商场都在贩卖电视和凉茶,所有的报亭都在兜售世界杯指南。有一种聪明的凉茶干脆叫熬夜茶,懂事的姑娘这个月送给男人几袋,他不感动得鼻涕都流出来才怪。有个破烂杂志社编的世界杯指南居然敢卖三十九块八,别的不提,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里边还有西塞。
  还有谁记得我的2004欧洲杯观战指北么记得么。

   » 浏览全文 »»»»»»

如花私密生活独家首度披露 清凉出镜坦言露点已成习惯(图)


  如花来到我家有两个月了。打这些字的时候,我低头看了看正蜷在脚边呼呼怒睡的它,感觉却像是已经过去很久。

  对于刚刚四个月大的如花来说,可能确实是很久。从狗贩子手里抱回我家的时候,它还不到五斤,眼睛肿作一团,连条缝都很难找到。因为恐惧,它在我的怀里有些颤栗,小小的心脏怦怦乱撞。放在地上,脚软软的,瑟瑟发抖,似乎一只蚂蚁也能伸腿把它绊个狗啃屎。可是现在,它奋不顾身地长到了十六斤,我已经很久没能抱着它去哪儿了。它成天在我们这栋楼里上窜下跳,肆无忌惮地把狗屎播撒在楼道的每一个角落。更叫人难以置信的是,它,它,它竟然还拥有了一双跟那张脸极不相称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 浏览全文 »»»»»»

四月,邂逅日隆的雪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有一多半的时间像只老狗一样,是在外地奔忙流浪。尤其是过去的几天,基本上每夜都在不同的城市里入眠,不知道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心底始终没法安静,这里自然也就荒芜了。

  总算在公差之余,没忘记见缝插针地走了些地方,见了些朋友,尝了些风味,且慢慢整理出来,权当又画了几个记号吧。

  今天先放出第一辑:四月,日隆的雪。去年夏天我到日隆,尽管骄阳下的四姑娘山依然白雪披肩,但是只能远望,总归还不够过瘾。这次利用公差间隙从成都赶到日隆,竟然刚好是在一场大雪后,真是太走运了。

» 浏览全文 »»»»»»

在日隆的第一个夜晚

  我现在在阿坝州一个叫日隆的小镇上,一个叫冰石的小吧里。第二次来了。身边有两只叫David和Hellen的大狗,是藏獒和牧羊犬的后代。哥哥高大帅气,狮子一样的形容,但却很乖的在舔我的鞋子;妹妹则妩媚极了。在这个清冷漆黑的夜里,我想念我的如花。
  
   » 浏览全文 »»»»»»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也许是一只鹛鸟停落我的窗前
韶光短促并且轻盈
站立宛如一位不安的处女

亲爱的,我须得何种幸运
才能恰在此时
带着你的名字悄然醒来
阳光宁静,也许甘甜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