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私密生活独家首度披露 清凉出镜坦言露点已成习惯(图)


  如花来到我家有两个月了。打这些字的时候,我低头看了看正蜷在脚边呼呼怒睡的它,感觉却像是已经过去很久。

  对于刚刚四个月大的如花来说,可能确实是很久。从狗贩子手里抱回我家的时候,它还不到五斤,眼睛肿作一团,连条缝都很难找到。因为恐惧,它在我的怀里有些颤栗,小小的心脏怦怦乱撞。放在地上,脚软软的,瑟瑟发抖,似乎一只蚂蚁也能伸腿把它绊个狗啃屎。可是现在,它奋不顾身地长到了十六斤,我已经很久没能抱着它去哪儿了。它成天在我们这栋楼里上窜下跳,肆无忌惮地把狗屎播撒在楼道的每一个角落。更叫人难以置信的是,它,它,它竟然还拥有了一双跟那张脸极不相称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 浏览全文 »»»»»»

四月,邂逅日隆的雪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有一多半的时间像只老狗一样,是在外地奔忙流浪。尤其是过去的几天,基本上每夜都在不同的城市里入眠,不知道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心底始终没法安静,这里自然也就荒芜了。

  总算在公差之余,没忘记见缝插针地走了些地方,见了些朋友,尝了些风味,且慢慢整理出来,权当又画了几个记号吧。

  今天先放出第一辑:四月,日隆的雪。去年夏天我到日隆,尽管骄阳下的四姑娘山依然白雪披肩,但是只能远望,总归还不够过瘾。这次利用公差间隙从成都赶到日隆,竟然刚好是在一场大雪后,真是太走运了。

» 浏览全文 »»»»»»

在日隆的第一个夜晚

  我现在在阿坝州一个叫日隆的小镇上,一个叫冰石的小吧里。第二次来了。身边有两只叫David和Hellen的大狗,是藏獒和牧羊犬的后代。哥哥高大帅气,狮子一样的形容,但却很乖的在舔我的鞋子;妹妹则妩媚极了。在这个清冷漆黑的夜里,我想念我的如花。
  
   » 浏览全文 »»»»»»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也许是一只鹛鸟停落我的窗前
韶光短促并且轻盈
站立宛如一位不安的处女

亲爱的,我须得何种幸运
才能恰在此时
带着你的名字悄然醒来
阳光宁静,也许甘甜
 
» 浏览全文 »»»»»»

最后一枪


  凌晨四点,阿什么鲁阿什么巴雷纳一枪结果了我们又一个灰涩的赛季。当一脸苦相的里克尔梅居然在情歌球场英雄一样振臂狂啸,当隔壁居然也在濒死之际咸鱼翻身,我和马特拉齐一道跌坐在地,都他妈有些失神。末了慌忙关上电视,连粗话都懒得骂一句便匆匆睡去。
因为清醒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一觉醒来,胸口有些闷,莫名而巨大的空虚感迅速击中了我。四月才刚刚开始,我们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剩下这么多个周末的夜晚,我们还会呆在一起,但却已经注定无事可做。

   » 浏览全文 »»»»»»

如花的狗日子

  王如花昨夜入住我家。

  早上带它在门前晒太阳,懒懒的,很舒服。趁它打盹,偷拍了几张。

» 浏览全文 »»»»»»

越剧新版《红楼梦》是一出好戏

  二十一号夜里第一次去复业后的深圳大剧院。该剧院去年费了些心思从新装点,没想到换汤不换药,还是让人不忍多看。不过,这次到那儿纯是为了上海越剧院的新版红楼梦,也就不去同它计较。

  红楼梦在越剧里的地位,大概与梁祝相当,许多名家都曾演绎过。据戏曲达人伊宜以忆告诉,此次新版比62年那部电影结构略有变动,舞美华丽,专为上海大剧院量身打造。对于志在瞧上一番热闹的我来说,知道这些似乎已经足够了。

  开幕和谢幕是看戏时的两大享受,及至猩红的大幕徐徐拉开,我竟然有些激动。舞台深而且阔,朱门帷帐,极尽华美。两侧各一座石狮子和一道石门,两根红柱顶天立地,横匾一面,写的当然是“敕造荣国府”。

  戏自元春省亲始。红灯焕彩的大观园里,两列宫女款款走出,元妃与众人久别重逢,华服雅重,锦绣光华,气氛登时热闹起来。这一场暖身成分居多,除了让诸人一一亮相亮嗓,最主要的事儿便是给宝玉等人分配大观园内的福利房。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二):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

  德波顿老师说,现时的生活正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半年后再次想起北疆之行,许多细节都已经淡忘了,许多面孔也开始模糊,留存下来的,真的不过是几幅静止的画面。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于是我仍要勉强自己在这个久违的周末写下一些碎片,企图藉此触发更多的记忆,或者至少不要把仅有的这些也丢掉。

  第一天: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

  [飞翔]

  带着上午十点的阳光,我沿40°角的方向从深圳机场向西北起飞。到乌鲁木齐需要五个小时,足够发生和结束好几段感情,我却在机尾找了排空位,可耻地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身上竟然妥贴地盖着一张毛毯,一个深航的姑娘堪堪背身离开,边走还边整理着她的发髻。我心底一惊,赶忙俯身检查自己的裤带,然后松了口气。

   » 浏览全文 »»»»»»

今夜,我们用双脚丈量深圳

2006年深圳百公里磨坊驴行活动·大头分站赛
 
  在收到靳老师的短信之前,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去不去暴走?”读完只有五个字的短信,我的心中啪的一声,像是折断了一根筷子。
  这个夜晚有救了。  

  暴走深圳这件事,其实只是我和靳老师一周前无意间说起的愿望。我们的想法是找一个没有睡意的夜晚,像野鬼一样去这个城市里行走游荡,无所谓终点,也不在乎方向。然而所谓光阴似箭,真的一点也不错,因为才一转眼我们便已经站在了北大医院门前。这是三月三日,夜里十点三十分。

  出于对深圳治安的不信任,我只在身上放了些钱,还有手电和地图。本打算揣上那柄从新疆带回来的英吉沙刀,想起胡家刀法已经生疏很久,只好作罢。靳老师则更加彻底,除了家门钥匙什么也没带,两手往衣兜里一插,就屁颠颠跟我上了路。

   » 浏览全文 »»»»»»

败给《阴阳复仇记》

寺.卡高斯基+李劲松“阴阳复仇记”中国巡演 2006 深圳 海报  像大多数饱食终日的人们一样,长期以来我与先锋(或曰实验、前卫)艺术并不曾发生过太多的关系。我从不会因为无法理解他们而自惭形秽,但也不会恼羞成怒地认定他们都是垃圾。有些时候,我甚至还很乐意跟昨天夜里一样,花几个小时接近他们,试图了解他们那个世界的样子。
  只要不收我的门票。

  李劲松不打算在深圳收任何人的门票。因此在当代艺术中心见到他和卡高斯基之前,我便已暗下决心,一定要尝试以最大的善意理解他们,听懂他们,明白他们到底想在这次实验音乐巡演中做些什么。

  可是阿D一出手,就把我仅有的一点愿望扑灭了。若干种类似话筒不小心对着音箱时的噪声耦合在一起,组合方式却并不复杂(于是单调),很快就把我们笼罩在巨大的分贝中,并且没有停顿的意思。我在惊人重复的轰鸣声中安慰自己,“这段过去就好了,该会有一些至少带些律感的东西来拯救我们的吧。”可是显然没有。台边四个巨大的音箱在接近三十分钟里我行我素,密不透风,毫无喘息余地。投影仪上分裂的景象闪烁不宁,那是香港。跳动的香港对现场的声响同样置若罔闻,并没有任何与其呼应或者配合的征兆。我暗运内力,企图从中寻到一些相对熟悉的片断帮助理解,却丝毫没有突破口可言。
  我终于沮丧地发现,这种音乐方式完完全全在我的认知体系之外。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