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到远方去

  我的偶像萝卜女士,在谈到她为什么热爱户外时谦虚地说,她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是个多余的人,并且这个想法深深存在于她骨子里。“但是在户外,我发现我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让我心里轻松很多。我站在山野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存在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否定或者肯定的。”

  在即将离开深圳的前夜,我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远行。

  六月,也是在广州,我的另一个偶像无赖女士曾经在天河北的麦当劳里问我这个问题。当时我厚着脸皮说,人们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状态里,年复一年,触角和感知能力大多被一成不变的环境消磨得粗糙和迟钝了。我们闭着眼睛也能回到家;对身边美好的东西习以为常,无动于衷;我们甚至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了。这真叫人灰心。
  只有在陌生的远方,一切都是新鲜的和不确定的,蒙尘的触角才会重新兴奋起来,让我们好奇,更加敏感,继而发现打动你的东西,发现美好,觉得还有无限可能,然后我们纷纷回到原处,渐渐重又粗糙和迟钝,于是等待再一次出发。这或者是行走最大的诱惑所在。

  不过今天细想起来,应该还是会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即使老死在一个地方,也能始终保持一颗敏感而柔软的心,可以感知庸常生活里的美好,并不断得到新的乐趣。我承认我非常嫉妒他们——靠,省了多少路费啊。
  对这样境界的人,普鲁斯特老师有一句话说得好:真正探索的旅程,并不是去看新的地方,而是用新的眼光。

   » 浏览全文 »»»»»»

再美的故事也有剧终

维埃里图片集  有一种人,我们长久以来一直毫不费力地享受到他的好处,日复一日,习以为常,仿佛理所应当。不满意的时候,我们甚至还会诅咒他,责骂他,希望他滚。但是有一天他真的走了,我们分明感觉到疼痛,才终于发现自己当初的自私和蛮横。当初,我们有多么幸福而不自知。

  今夜,整个国际米兰就像失恋一样痛苦。我们坦然接受了你能给出的最好的礼物,整整六年最好的光阴,此刻却像个可耻的哑巴一样,说不出挽留的话。

  再见,Bobo

   » 浏览全文 »»»»»»

雨后想起故乡及其他

1、乡下
 
有新鲜的花
有新鲜的屎
有新鲜的阳光
有新鲜的诗句长满稻田
 
» 浏览全文 »»»»»»

普鲁斯特问卷 – Proust Questionnaire

  我的普鲁斯特问卷。

1.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与许多人一起分享的快乐。因为那种快乐通常会被放大。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让身边的人如沐春风。

3.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非常害怕失明。或者是被卡在水管、保险柜之类逼仄而黑暗的空间里无法动弹。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无欲无求。安于现状,拒绝变化。

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活得最长的那位。他(她)对这个世界可真有兴趣,似乎总是不会绝望。

6.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 浏览全文 »»»»»»

凌晨五点,幸福蜂拥而至

国际米兰赢得七年来第一个冠军  一个月前邂逅一九九八年的国际米兰,心里更觉得是看一场别人的婚礼,笑容和喜悦都极有限。我不会想到这么快就可以真正目睹盛放的蓝黑礼花,并且它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绚烂一万倍;我不会想到一个月后就能目睹属于我们的奖杯被当作巨大的酒樽,让金黄色的香槟浇进莫拉蒂和科尔多巴的胸中。
  我不会想到,这个凌晨我能这样幸福,比幸福本人还要幸福。

   » 浏览全文 »»»»»»

凤凰花开Liǎo

  黄昏回家的车上,身后的女人们纷纷指着路旁大片大片的红,说那是什么花,说开得真好。

  她们一定没有毕业过。或者,她们的毕业与南方无关,与小虎队郑智化张明敏优客李林无关,与凤凰花无关。这可真叫我同情。
  我没有告诉她们,只是遥远地望着车窗外满目的红,听那一树沉默的歌唱,仿佛耐不住寂寞的孩子,如火如荼的凤凰花。
  
   » 浏览全文 »»»»»»

鸟的迁徙:关于承诺的故事

Le Peuple Migrateur:鸟的迁徙,迁徙的鸟  每一年秋天,出生不久的北极燕鸥就要离开自己甚至还未熟悉的家乡,跟着亲人们一起飞过大约一万八千公里,到达南极的浮冰区过冬。来年的春天,它们又一定会匆匆启程,飞越非洲西海岸,飞越北大西洋,再度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许许多多类似北极燕鸥的候鸟,来自不同大陆,相聚是为了分开;它们的后代从没有预习,也不用探路,便能开始生命中的第一次远足,最后准确抵达。《鸟的迁徙》讲述的,就是这些候鸟们一次完整的迁徙,一次伟大的飞翔。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在片尾悠远低回的 To be by your side 中闭上眼,觉得自己似乎还在舒缓地飞翔,甚至可以听见双翼切割气流的声音。末了四周终于平静,情不自禁立起身,一个人鼓起掌来,向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和其他三百多个参与缔造这部作品的人们致敬,向这部与飞翔同样伟大的作品致敬。

   » 浏览全文 »»»»»»

那些属于我们的童年记忆

丰子恺的画  最近事情多了起来,痛感分身乏术之余,很有些不耐烦。但是抬头看看周遭,似乎每个人都逃不了满脸的不耐烦,没理由我一个例外,不免愈加沮丧。

  夜里突然醒了,想起来眼前就是六一。尽管我已经不愿再懦弱而苍白地奢望还能如童年最初那样纯净,却倒是可以在忘记之前说说属于我们这一拨儿的回忆,以在不远的将来对我们的二世炫耀,顺便暂时忘记时间。

  随想随说,这就开始,随时结束。

      一、人与自然类

  整个童年,就是一个勇敢尝试不同食物的过程。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三:海底烟花特别多

fei梦想中的三亚
 
  呆了一天,已经产生了当地人手一柄砍刀的幻觉,似乎时时都有可能挨上一刀。强忍着午餐又被痛宰的巨大悲伤,椰青喝过,我们伤痕累累地爬出饭馆,对前来营救的司机含泪说出了最后一个愿望:去……去……蜈支洲岛

  赶到码头,已经是最后一班船。马达开动,我二话不说便占领了甲板。可能因为人少,船飞一般破浪而去。离岸远了,极目都是波澜不兴,蓝盈盈的海面光芒闪烁,没有一点瑕疵。我紧握船舷,站得像个船长,甲板起伏,感觉得到身体正在和自己的船一起奔跑。
  耳旁有人大叫,看哪,鱼在飞!内地来的吧,我冷冷一笑,心里很瞧不起他们。不想我的一个伙伴也大惊小怪地跑了过来,说,那么多飞鱼!我叹了口气,心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寂寞,悲怆的眼神望向海的远方……靠,哪里来的这么多会飞的鱼,吓我一跳!

  航程并不算短,是我希望的。阳光很好,海风很好,这个世界很好。

  驶近蜈支洲岛,海水渐由深邃的幽蓝褪淡成清澈的碧蓝。岸旁几十米,一眼望到海底,都是清新透澈,海草曼妙绵长,艳丽的热带鱼穿梭珊瑚丛中,都若无所依,那样冰凉清洌的感觉,非笔墨可以形容。
  刚一下船,我便瞠目结舌。作为一名船长,让我呆住的当然不是这样的海水,而是海滩上若隐若现的姑娘。

   » 浏览全文 »»»»»»

我的礼崩乐坏

  过去很多时候,我热爱与朋友们讨论些什么,人生、好与坏、快乐和悲伤、善和恶,所有这些。我知道每个年纪足够的人都曾经热衷于此种讨论并企图得到唯一的答案。然而很快我便发现,每次讨论告一段落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徒劳感,说得愈多愈觉一无所获。于是我们越来越沉默。

  在古希腊德尔斐古城的阿波罗神庙前,刻着这位老神仙的一条神谕:了解你自己。在神明看来,人们存活一世,无非是为了了解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也就是说,没有谁要求人们一定要成为什么样子;你可以尝试很多事情,在很多地方生长,没有对或错,是与非。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