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海报  从前为了附庸风雅,找过一些张静娴的唱段来听。初开始完全听不明白唱的什么,耳中只有鸡鸭鱼肉四个字。“袅晴丝吹来闲庭院”,八个字便用了四十几秒才唱罢,那样缠绵婉转,柔柔慢慢,叫我很是替歌者着急,极想用力帮她把声音从嗓子里拉出来。但是看了歌词,立刻明白自己的急性子有多可笑。那样的词,真是要配了那样的水磨调才最合衬——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自此也就存了一点兴致。这回知道白先勇要带他的青春版《牡丹亭》来,早早便托了深圳大学的老师帮忙买好几张五折的学生票,一下班就跟同事裸奔过去。

  我的这位同事是个昆曲达人,十几年前便在学校里跟一干昆曲迷聚朋结社,平日里也常常咿咿呀呀。出门前兴奋得不行,塞给我一本带简谱的剧本不算,半路上还特地绕道花卉中心,喜滋滋扛了一人多高的花篮过去,打算以他们学校曲苑的名义献上(嗯,我真的有试过拦着他的)。

  白老师先勇早早便在剧场外,温柔地为大家的签名。他的笑容常年如一,只是头发已经有些稀疏了。

   » 浏览全文 »»»»»»

Hello,2006!

  应该没有太多人会厌恶新的一天吧,特别是,当它恰好还是新一年的第一天时。无论之前如何艰难或者顺遂,新的一天和一年,总能给人们一些一厢情愿的期待,祈祷厄运远离,希望幸福常在——尽管我们早已知道,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留不住,“未来他一直来一直来,不管好或坏”。

  我很高兴在这样的一天,能够平静地坐在这里,说些愿意说的话。在我看来,这本身已经是莫大的恩惠。所以,像一年前一样,我不打算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或神提出哪怕一点点要求;我更愿意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看过去的一年我是什么样子,和为什么是那个样子。

  我很高兴我的家人在这一年之后仍是健康的。特别是在堂兄夫妇的努力下,我的奶奶终于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职位,光荣升级成为一位可爱的曾祖母。

  我很高兴我为2005年留下了一些简陋然而总算诚恳的文字。这一年里,我试图不去取悦观众,努力忠于内心,并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得到了一些弥足珍贵的满足感。尽管因为疏懒和其他,这一年中缄默的时间很久很多,但与此同时,带有表演意味的聒噪次数也大大减少了。Elie Wiesel老师说,“如果任何他人能写我的故事,我就不会写下这些故事。我的写作乃是为了做见证。这是我孤寂的起源,在我的每一个句子、每一个沉默之间流露出來。”我希望我的沉默和写作,也能为自己而不是任何别人做个见证。

   » 浏览全文 »»»»»»

我曾如此喜爱过收音机

  1992年,我上初一。读者文摘里的中插广告总是德生牌收音机。我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台可以存五个频道的德生牌收音机。

  1998年,我上高三。那时候住的地方,墙上还挂着一个只能收到县城电台的木质方头收音机。每天早晨我都在该县人民广播电台的农村进行曲中醒来。

  1998年,我上高三。夜里十点半不可能被允许看CCTV-5的体育新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湾广播每天中午十二点十分的体育天地,是我知道体育消息的唯一来源。但那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而我的硕大的收音机只能放在房间里。于是我找了一盘磁带,每天中午吃饭前按下录音键,吃完饭回房间听一个小时,听完心满意足地去上学。那盘磁带不知道被我翻录过多少遍。
    
   » 浏览全文 »»»»»»

阿加西有几个兄弟?

  掌门很久前就邀Dannie和我去惠州腐败,真正成行则是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掌门、小胖(掌门之子,十一岁,热爱K歌)、妹坨(两坨)、懒人、Dannie、有录和我。从Dannie家旁的湘菜馆出发离开深圳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成了珠三角一日游。由深圳而惠州,自惠州返深圳,又从深圳往中山,过中山以抵珠海,最后赶回深圳K歌,凌晨四点才依依不舍挥泪散去。一天两夜,六百多公里,美味、妙人、御温泉,对于我这样的闷骚型自闭症患者来说,这样的周末算得上太丰富了,丰富到我实在没有体力详述一路的有趣和过瘾。

  但是作为小胖的fan,我显然有义务为他此行留下一些记录——  

» 浏览全文 »»»»»»

什么样的标题也承载不了积蓄三年的欢乐

 
  德比的这个夜晚,深圳降温了。可是虽然龟缩在被窝里,我的手心脚底却全是汗。我从没有害怕过这个对手,但是我害怕我们的厄运还会继续。三年来目睹将近十场德比无一胜绩的痛苦,已经几乎将我仅存的耐心和勇气磨蚀殆尽。我知道总有一天能看见我们重新蹂躏红黑色,但是我不知道会是哪一次,哪一天。我紧张得甚至有些不敢看这场战斗。

  直到现在试图重温两天前的欢乐,我才猛然发现,如果不是有之前那么多的不知道,那么多的焦虑忐忑和患得患失,我就不会有这么癫狂,这么忘乎所以,这么多憋不住无须憋也他妈不愿意憋的幸福哇哈哈哈哈!!!
 
   » 浏览全文 »»»»»»

从今天起,做一个热爱读书的人

  昨天夜里得了禽流感,正好趁请了一天假。

  工作日竟然可以懒洋洋呆在家里,穿着很久不换的睡衣,坐卧随心,实在是件惬意而奢侈的事情。我在傍晚六点十分醒来,不知今夕何夕,也无需确定身在何处,只是分明感受到,一次位于正常工作日的休憩远比十个双休日来得丰满和有效。那末,为什么我们需要被规定在哪一天一起休息呢?

  半个月前淘来的二十几本书扔得到处都是。它们不会说话,却仿佛都在沉默地嘲笑我由来已久的买而不读。这么多年来,买书的冲动总是远远大过于读书的欲望。许多书偶然翻开,却永远只能读到前边六七页就匆忙丢下。我宁愿形容猥琐地蹲在电脑前,打开一个又一个没有尽头的链接,漫无目的却又急不可耐的等待时间过去。我慢慢习惯对一切浅尝辄止,手忙脚乱而一无所获,在每一个深夜迟迟入睡并懊恼不已。
  晴空一道霹雳闪过,突然很想出去找个地方,好好看看它们。
 
   » 浏览全文 »»»»»»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_海报(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_Post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The amazing chocolati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Everybody give a cheer!
  几天前看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竟然有些喜欢上这支很热闹的儿歌。它很像是街上那种会前后摇摆的电动木马,丢一枚硬币就会高兴地唱起来,要得不多,然而一定能愉悦你。Tim Burton(蒂姆·伯顿)的电影也是这样,不动声色,却很容易就能让你心满意足。
  
  查理家住在一栋违反力学原理的破房子里。四个爷爷奶奶终日卧床,并且,是在同一张床上;并且,这张床同时还是查理家的餐桌。他们每天喝着卷心菜汤(乔治爷爷说他们似乎“永远在吃卷心菜”),看一台小小的电视,在风雪夜等查理的父亲——一个牙膏厂工人——回来……行了,贫穷、逼仄、爱、鬼天气,已经足够Tim Burton开始他的温情脉脉。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暗地里却早早戒备,希望自己不要被轻易俘虏。可是我也知道,等到这一切都铺垫完毕,你以为你还能从Burton手中逃跑么。

   » 浏览全文 »»»»»»

鱼说,陈升说

  陈升上一次出五十米深蓝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坚强的做一名差生。许多人都喜欢那一辑里的一个人去旅行,有点蓝调的活该你是单身汉,又或者是舒缓安宁的绿树与知了——但是没有人能比我更得意,因为那一年阿升不顾我的推却,执意为我写了一首,大头日记
  大头的妈妈,要听,阿升唱情歌。我怎么知道,大头的妈妈有什么知而不能言语的伤心,需要藉着阿升的情歌,来抚慰失落的心情呢。我只知道,阿升也有自己,知而不能言语的困惑吧。

  等了四年,陈升终于再唱起了歌。他以我们无比熟悉的方式回来,熟悉得好像从未离开。熟悉到,我把新专辑里的歌跟他从前的放在一起,很快就不能轻易分辨哪些是旧的,哪些只是听了几天而已。

   » 浏览全文 »»»»»»

康永当家跑跑步

整个周末闷在家里
装死,睡觉
看有趣的和无聊的文字和影像
  
10月28号的康永当家,不错
又看到功夫里的斧头舞
有点无所谓,有点懒洋洋
总之,够傻
傻到,堪堪适合我
有机会,要跟特拉沃塔在低俗小说里跳的摇摆舞
一起学学
  
陈国坤田鸡两个港仔
还有后来的康康
都是那种乐意把自己放得很低,但是
却让你觉得自己也高不了多少,的人
我热爱这样不装的人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一):这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

新疆照片

  尽管很早就已经在酝酿,但是因为休假时间迟迟未能确定,这次西游还是在手忙脚乱中开始的。八天,几千公里,有些累,今天才缓过劲来。

  老习惯,先整理一些照片吧。喀纳斯湖 – 白哈巴村 – 塞里木湖 – 那拉提草原 – 吐鲁番,基本上是它们的排列顺序。事实上,这只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此外,因为液晶显示器的原因,可能明暗和色彩会有偏差。

  所以,说到底,你能依靠的,只会是你自己的眼睛和脚底板。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