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观后感 ’ 标签归档

伟大的自宫,蹩脚的《班昭》

  古时候有个老作家,自知气数已尽,为了给他们家没能写完的书找个续写的,就要十四岁的妹妹从他的两个学生里随便挑一个嫁了,好让这个倒霉妹夫帮他们家继续写书。不料该妹夫耐不住清苦,没多久就入宫当了皇太后的男秘,常年不归。还好该妹妹也能写,只好亲自从临死的哥哥那里接了班,在她大师兄的陪伴下,一写就是十几年。某日大师兄因为不堪于自己和该妹妹的绯闻不辞而别;倒霉妹夫呢也赶在这天从宫里回来,然后立刻因为不想给死皇太后守陵跑去投河自尽;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精确制导的霹雳适时击中了该女的书房,把稿子都烧光了。家破人亡,该女只好含恨跑到宫里让皇帝养着写书。一晃几十年,神经兮兮的大师兄又出现了。好个大师兄,为了能留在宫中陪该妹妹写书,他毅然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从此再也不长胡子了。又是几年过去,这部该死的书总算写完,身残志坚的大师兄拍拍屁股离开了宫里,最后两人郁郁而终。

   » 浏览全文 »»»»»»

迷宫:举起你的绣花鞋,挥舞你的荧光棒

  五月一号晚上叶老师约我去深圳大剧院看《迷宫》之前,我对这个话剧仅有的认知便是:孟京辉制造。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从《恋爱的犀牛》开始,算起来看过孟京辉的戏也不在少数了,大学时候甚至还有些激动地背诵过《我爱×××》里大段大段的台词。但有幸身处现场则还是第一次。

  还在剧场外边,就看到很多年青父母拎着自家的小屁孩儿也来看戏,心下有些觉得奇怪。直到拿了门童派发的剧情简介,才知道《迷宫》居然是一部所谓的“大型魔幻童话剧”。果然刚一踏入剧场,一股好闻的乳臭味便扑面而来。
  一路偷偷捏了几个小鬼的胖脸,径直摸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定,转头去看身后整个剧场的盛况。诺大的场子里遍地都是童男童女,奶声奶气的说话,小胖手里大多还抓着一根荧光棒。我身边坐着的小姑娘,一双绣花鞋格外好看。

   » 浏览全文 »»»»»»

越剧新版《红楼梦》是一出好戏

  二十一号夜里第一次去复业后的深圳大剧院。该剧院去年费了些心思从新装点,没想到换汤不换药,还是让人不忍多看。不过,这次到那儿纯是为了上海越剧院的新版红楼梦,也就不去同它计较。

  红楼梦在越剧里的地位,大概与梁祝相当,许多名家都曾演绎过。据戏曲达人伊宜以忆告诉,此次新版比62年那部电影结构略有变动,舞美华丽,专为上海大剧院量身打造。对于志在瞧上一番热闹的我来说,知道这些似乎已经足够了。

  开幕和谢幕是看戏时的两大享受,及至猩红的大幕徐徐拉开,我竟然有些激动。舞台深而且阔,朱门帷帐,极尽华美。两侧各一座石狮子和一道石门,两根红柱顶天立地,横匾一面,写的当然是“敕造荣国府”。

  戏自元春省亲始。红灯焕彩的大观园里,两列宫女款款走出,元妃与众人久别重逢,华服雅重,锦绣光华,气氛登时热闹起来。这一场暖身成分居多,除了让诸人一一亮相亮嗓,最主要的事儿便是给宝玉等人分配大观园内的福利房。

   » 浏览全文 »»»»»»

败给《阴阳复仇记》

寺.卡高斯基+李劲松“阴阳复仇记”中国巡演 2006 深圳 海报  像大多数饱食终日的人们一样,长期以来我与先锋(或曰实验、前卫)艺术并不曾发生过太多的关系。我从不会因为无法理解他们而自惭形秽,但也不会恼羞成怒地认定他们都是垃圾。有些时候,我甚至还很乐意跟昨天夜里一样,花几个小时接近他们,试图了解他们那个世界的样子。
  只要不收我的门票。

  李劲松不打算在深圳收任何人的门票。因此在当代艺术中心见到他和卡高斯基之前,我便已暗下决心,一定要尝试以最大的善意理解他们,听懂他们,明白他们到底想在这次实验音乐巡演中做些什么。

  可是阿D一出手,就把我仅有的一点愿望扑灭了。若干种类似话筒不小心对着音箱时的噪声耦合在一起,组合方式却并不复杂(于是单调),很快就把我们笼罩在巨大的分贝中,并且没有停顿的意思。我在惊人重复的轰鸣声中安慰自己,“这段过去就好了,该会有一些至少带些律感的东西来拯救我们的吧。”可是显然没有。台边四个巨大的音箱在接近三十分钟里我行我素,密不透风,毫无喘息余地。投影仪上分裂的景象闪烁不宁,那是香港。跳动的香港对现场的声响同样置若罔闻,并没有任何与其呼应或者配合的征兆。我暗运内力,企图从中寻到一些相对熟悉的片断帮助理解,却丝毫没有突破口可言。
  我终于沮丧地发现,这种音乐方式完完全全在我的认知体系之外。

   » 浏览全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海报  从前为了附庸风雅,找过一些张静娴的唱段来听。初开始完全听不明白唱的什么,耳中只有鸡鸭鱼肉四个字。“袅晴丝吹来闲庭院”,八个字便用了四十几秒才唱罢,那样缠绵婉转,柔柔慢慢,叫我很是替歌者着急,极想用力帮她把声音从嗓子里拉出来。但是看了歌词,立刻明白自己的急性子有多可笑。那样的词,真是要配了那样的水磨调才最合衬——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自此也就存了一点兴致。这回知道白先勇要带他的青春版《牡丹亭》来,早早便托了深圳大学的老师帮忙买好几张五折的学生票,一下班就跟同事裸奔过去。

  我的这位同事是个昆曲达人,十几年前便在学校里跟一干昆曲迷聚朋结社,平日里也常常咿咿呀呀。出门前兴奋得不行,塞给我一本带简谱的剧本不算,半路上还特地绕道花卉中心,喜滋滋扛了一人多高的花篮过去,打算以他们学校曲苑的名义献上(嗯,我真的有试过拦着他的)。

  白老师先勇早早便在剧场外,温柔地为大家的签名。他的笑容常年如一,只是头发已经有些稀疏了。

   » 浏览全文 »»»»»»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_海报(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_Post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The amazing chocolatier;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Everybody give a cheer!
  几天前看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竟然有些喜欢上这支很热闹的儿歌。它很像是街上那种会前后摇摆的电动木马,丢一枚硬币就会高兴地唱起来,要得不多,然而一定能愉悦你。Tim Burton(蒂姆·伯顿)的电影也是这样,不动声色,却很容易就能让你心满意足。
  
  查理家住在一栋违反力学原理的破房子里。四个爷爷奶奶终日卧床,并且,是在同一张床上;并且,这张床同时还是查理家的餐桌。他们每天喝着卷心菜汤(乔治爷爷说他们似乎“永远在吃卷心菜”),看一台小小的电视,在风雪夜等查理的父亲——一个牙膏厂工人——回来……行了,贫穷、逼仄、爱、鬼天气,已经足够Tim Burton开始他的温情脉脉。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暗地里却早早戒备,希望自己不要被轻易俘虏。可是我也知道,等到这一切都铺垫完毕,你以为你还能从Burton手中逃跑么。

   » 浏览全文 »»»»»»

鸟的迁徙:关于承诺的故事

Le Peuple Migrateur:鸟的迁徙,迁徙的鸟  每一年秋天,出生不久的北极燕鸥就要离开自己甚至还未熟悉的家乡,跟着亲人们一起飞过大约一万八千公里,到达南极的浮冰区过冬。来年的春天,它们又一定会匆匆启程,飞越非洲西海岸,飞越北大西洋,再度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许许多多类似北极燕鸥的候鸟,来自不同大陆,相聚是为了分开;它们的后代从没有预习,也不用探路,便能开始生命中的第一次远足,最后准确抵达。《鸟的迁徙》讲述的,就是这些候鸟们一次完整的迁徙,一次伟大的飞翔。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在片尾悠远低回的 To be by your side 中闭上眼,觉得自己似乎还在舒缓地飞翔,甚至可以听见双翼切割气流的声音。末了四周终于平静,情不自禁立起身,一个人鼓起掌来,向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和其他三百多个参与缔造这部作品的人们致敬,向这部与飞翔同样伟大的作品致敬。

   » 浏览全文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即使有着 Eat hot tofu slowly 这样蹩脚的译名,以及粗鄙不堪的海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让我甘愿耗去了整个午休时间,并非常配合地从鼻子里笑出声来。

      [一]平民喜感

  故事有些让人难受。三轮车夫刘好和他身边的人们,经历过以及正在经历的情节,无处没有艰难逼仄和痛苦无奈。然而每每在你刚酝酿好同情难过或者其他复杂情绪的时候,冯巩总能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抖出他的包袱,叫你毫无防备地乐不可支。印象很深的一处是,李大嘴的姐姐被人甩了,回家趴床上哭。李大嘴正忙着安慰他姐,刘小好却在一旁怂恿他再向姐姐要点钱。李大嘴瞪眼推了他一下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钱?!转身继续安慰他姐:姐,你可千万别难过,啊……姐,我们以后再也不给你添乱了……姐,你兜里还有五十不?

   » 浏览全文 »»»»»»

蓝色大门:给青春的纯净礼物

蓝色大门剧照:孟克柔(桂纶美饰)

  路口的绿灯亮起来,张士豪的自行车轻巧地冲出车流,迎风疾驰,花衬衫猎猎飞舞。就在那时候,水一样的钢琴声淌出来,流动在绿意盈盈的台北夏天,流动在孟克柔关于蓝色大门的旁白里:三年,五年,或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

  这个夏天简直叫人嫉妒。天那么蓝,海那么清,风那么柔,年轻的人们那么漂亮美好,符合我们对青春的一切经验或者想象。

  ——这一切真叫我既开心又难过。

   » 浏览全文 »»»»»»

梦想家:曾经也年轻愤怒过

梦想家,戏梦巴黎 / The Dreamers  我的一些朋友似乎不大喜欢法国电影。他们总是在醒来之后擦掉口水,问我片子结束了么,可以去吃饭了么。我尊重并且热爱他们的真实。任何企图背叛自己的内心,竭力表演自己具有某种叫做“品位”的东西的行为都是可耻的。
  我必须悲伤地承认,一年当中我只有极少数时候能平静地坐下来目睹那些特别而伟大的声光变幻。

  它们总是由无数叫人痴迷的细节和小情绪构成,还常常有许多奇怪而聪明的对话,以至我常常忘记追问发生了什么。其实那又有什么要紧呢,庸常生活总是由无数微妙的情事构成,相比结果,享受这些小情绪似乎更加有趣。比如天使艾米丽。艾米丽扶着那个盲老头走过马路和天桥和无数商店,飞快地告诉他自己看到了什么,然后又像天使一样离开。这还不够美好得让你忘记发出愚蠢的疑问么。

   » 浏览全文 »»»»»»